绛澈澈澈

哭了 特别是lulu不顾一切的奔向eli的时候

我遮掩一下

他们太好啦❤️

希太太会发现我吗

“给他拍张照。”张逸轩在化学课的半睡半醒之间戳了戳我,没了平时半分的嘲讽,眼里是刚睡醒的疲倦神色。


“嗯?”我没听清他说的话,事实上他说话总像咽在嗓子眼里一样含糊不清。“我说,给他拍张照,偷拍。”他提高了音量,我压压手示意他小点声,丽明已经朝这儿瞥了好几眼了,估计他再响点丽明就得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了。


“给谁拍啊?”我没抬头,毕竟这个函数图像有点难琢磨,张逸轩向来是不用担心这些问题的,毕竟是个睡觉也能考全班第三的男人。


他指了指吴幽。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末了他又加了句“难道偷拍陈卓吗?”


「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卓老师会成为他们爱情的牺牲品」


卓老师转过来朝张逸轩竖了个中指而后又转回去写他的笔记。


张逸轩只是耸了耸肩来表示他一点都不care陈卓干了什么。


我忽然就想起来为什么他要让我给吴幽拍照。


他只有四张吴幽的照片。


他缺的不是照片 是个男朋友。

我真的产粮了!

“为了你我都会甘之若饴。”






吴幽起身准备去交订正的时候正好是下课铃响过三分钟整。背过身就直接看到一只超大巨婴猫科动物蜷在桌上打盹。


他叹了口气,奇了怪了,这人怎么比他这个每天熬夜写作业的还困。


「这个傻逼昨天晚上没睡?不太可能。」


「不过看这样子没睡够是肯定没差了。」他在是正常叫醒后桌这位还是踹醒他来的更快两者之间权衡了一下利弊,不过他显然更快选择了后者。


他索性把练习册扔回桌上而后用了十成十的力气踹了一下后桌的横梁,反正这点时间再跑个办公室和教室之间的来回肯定是不够了。


“离我远点,上课别抖腿,你一抖我整个椅子都跟着你一起抖了。”


后桌的小傻逼就在一片掺杂嬉笑嗔怒的朦朦胧胧之间被踹醒了,无辜的扯了扯嘴角,“我靠…干嘛啊……还有三分钟再让我睡会…”


 后桌的小傻逼又在他的注视下趴下去了,挑了个尤其舒服的姿势,双臂蜷缩着头往里面一埋,倒是将严冬里电线杆上那几只讨人厌的乌鸦为了取暖蜷缩着将头埋在翅膀底下的样子学了个十成十。


吴幽只好坐回椅子上,叫醒张逸轩是不太可能了。


然后被后桌那位戳了戳后背,估计是睡饱了所以显得生龙活虎的


“去上厕所?”


“滚。”

请太太接文

麻衣play
深夜的麻衣圣教显得分外安静。西门砍倒张洁洁准备从副本里出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背后的凉意。楚留香正站在他身后,手中折扇抵着他的脊梁,眼中溢出深沉的寒光。
“伤了我的女人,别想从这里体面地出去。”
楚留香的折扇顺着一节一节的脊梁下滑,在尾椎处打着转。厚重的花堆雪也抵不住身后人恶质的撩拨,西门僵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死死咬着下唇吞回嗓子眼里的喘息。
“别以为…你是楚留香,我就不敢…唔…!”西门话说到一半便被扯住发带一把带到人怀里,一吻封唇。因为怒气楚留香的吻没有一点温存,更像是粗暴的欺凌,牙齿相撞激得西门痛呼一声,手指紧紧拽住人的衣襟。楚留香一双手轻易卸了西门内力,便为非作歹起来。
幼体play
王猛看着那个经常来偷自己瓜又打不过的社会大哥一下子变成了毛孩子,自己也傻了。西门能怎么办,西门也很绝望呀。虽然变小了但是瓜还是要偷,好像完全没注意到幼体的自己修为掉了不少。
“想跑到哪里去呀,小西门…?”王猛这糙汉原本就喜欢小孩子,看着西门小细胳膊小细腿自然爱护得紧。他竟一时挣脱不开,被王猛扛着扔上瓜车,埋没在一堆浑圆的西瓜里,不知道要运去什么地方。
“这什么犄角旮旯,把老子放下!”话一出口是糯糯的奶音,王猛看着眼前的正太西门流下了感动的泪水。苍天有眼,他终于可以欺负回来了!天知道自己日日看着西门那张脸流了多少次口水,现在虽说是青天白日,但大好时光不可浪费,王猛还是决定直接提枪就是干。
“我我我,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妄想对我行什么不轨之事,老子可是在世界上找老婆的人!”西门气的朝王猛直翻白眼,忽闪忽闪的睫毛末梢沾染了点点水意,两颊生气的鼓了起来。
幼体西门可真是比平时的西门好太多了。王猛这样想。
请太太来开车噗x

码就不打了hhh
应该不会被屠吧

去金顶皮完回汤池乞讨
你们华山的不仅不付钱泡汤还要踩我
一个铜币都不施舍
各位兄弟
华山踩背拔火罐了解一下

性感华山,深夜在线卖水
一上线被满屏肉体吓到
我为什么比华山还穷
嫖二师兄真的会破产吗?在线等